水资源短缺

作者: Anna Bianco

翻译者: Katherine Wang

虽然71%的地球表面都是水覆盖的,年降雨量也约为100厘米,然而,关于缺乏水供应的讨论仍在继续。水资源短缺是指供水量不足以满足淡水的需求。安全用水的有限性可能是由于实际上本身缺水造成的,因为来自地球的水的供应天然不足。另一种短缺是经济上的,由于农业上的高消耗水及管理不善,农作物和粮食生产等农业活动会影响可用水的数量。

世界干旱地区,如沙漠或枯草地区,往往与本身缺水有关,这些国家的水资源不足以满足其需求。然而,近来由人类活动造成的缺水的地区数量不断增加。丰富的水源被过度使用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美国的科罗拉多河流域,不仅河水的70%或更多用于灌溉350万英亩的农田,而且这条河还为美国七个州和墨西哥的3000万人提供水服务,这就导致了严重的水资源短缺。发达国家,到2020年,机器人数将从2016年的87000个跃至21万。2016年工业使用机器人最多的另外四个国家是韩国(41,373)、日本(38,586)、美国(27,504)和德国(20,039)。

像也门,利比亚和约旦等发展中国家的居民有5亿人,水资源短缺的情况正在迅速恶化。也门是正在经历水危机的众多国家之一,面临的问题是估计首都萨那可能在10年内耗尽水资源。近12亿人生活在缺乏供应水的地区,由于生态环境的限制,其水资源非常有限。所有这些地区都在经历着环境被破坏和污染, 以及减少的地下水供应量。总体而言,由于原本缺水,以及经济或体制方面的限制造成的水资源短缺已经成为世界三分之一人口的问题。

水资源短缺不是地球上水资源数量本身的问题,而是我们可以获得的水资源分布不均匀的问题。农业是世界上最大的用水户,占全球约70%的取水量,在不断与区域上工业和环境竞争用水。在全球范围内,用水压力加大比过去100年的人口增长快1.7倍。 27个国家将90%以上的取水用于农业,8个国家甚至超过95%。粮农组织有关水的文件提到,“农业占所有取水量的近70%,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占近95%。”一个例子是加利福尼亚州的“不明智地使用自然资源”的案例研究,农民正在快速耗尽的地下水中从地面和井中抽取数十亿加仑的水,这种资源在干旱之前已经非常有限。随着钻探在加利福尼亚州继续进行,过度使用地下水的后果正在逐渐显现。在几年的时间里,地下水位下降了50英尺或更多。由于较少的地下水资源的维持,因此陆地表面一年下沉多达一英尺。这就导致道路塌陷,桥梁断裂,同时不太深的井也开始干涸。

农业除了是造就缺水的一个主要原因外,还可能成为它的牺牲品。在土壤里种植作物是占了农业很大一部分, 它在面临缺水的情况下会受到影响。如果没有水,农民就无法适当地种植作物,因此无法为快速增长的人口提供营养。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一份新报告,预计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达到97亿。根据饮食习惯,人类需要“2000至5000升水来生产每人每天消耗的食物。” 看来全球人口的预测到2050年达到100亿人口,预计营养需求将增加50%以上。随着收入和国际饮食变化的不断增长,到2050年粮食需求可能会翻一番。因此,到2025年,如果目前的消费模式继续下去,研究表明,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可能生活在缺水的地区和水资源紧张的行业。

此外,农业用水量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用水量,也是水污染的主要原因。如上所述,不可持续的农业用水习惯已经对依赖水和农业的社区的可持续性产生了影响。在一些不可持续的水习惯的例子中,是灌溉和地下含水层的枯竭。如果土壤过度灌溉,由于分布均匀性差,可能会导致水污染。如果水利用的有效性没有好转,农业用水量也会因此增加一倍。

由于这种自然资源的所有有利可图的需求,例如机械化作业的农业,卫生等等,许多人很难想象未来90亿人(到2050年)将能够轻松满足这些简单的水需求。

水资源短缺

作者::Minal Mirza 和 Isabella Marsibilio

翻译者:Hanzhe Zhang

可再生资源指的是那些天然存在的,并且能够通过经过一段时间的重复过程或生物繁殖来补充自身的资源。水作为最重要的资源,由于其能够在雨水循环中再生,因此通常被认为是可再生的。然而,只有在短期内使用,水才被认为是可再生资源,于是这种资源是否可持续,存在一定问题。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恶化,未来几个世纪将会看到饮用水的严重短缺。由于全球气温上升导致河流干涸,湖泊中将会只剩0.3%的淡水,地表水因工业废物而受到污染,预计可用的水资源将会持续下降。为了保持资源的可持续性,它必须在消耗时尽快再生。不幸的是,世界上的淡水水库并非如此。随着全球人口的增加和饮用水需求的增加,地表水储备的排放速度超过了他们补充的水量。为了减少因气候变化带来的有害影响,科学家们正在进行研究以寻找通过水力发电技术,利用海水发电并通过海水淡化过程将盐水转化为淡水的方法。目前,美国使用的总能源中有81%来自于会产生有害二氧化碳排放的化石燃料,这些不仅对空气质量有害,也是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据统计,2014年美国约有78%的能源排放与全球变暖有关。水电技术的进步将会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从而减少全球气温上升的速度,并防止多个国家的潜在干旱。

水电技术指的是以水发电的工程,这些位于水上的工厂,可以通过蒸汽,河流运动或市政管道中的水运动来提供动力,通过将移动的水引导到发电机来产生电力,于是水流决定了可用的能源。许多水电站受益于多种储水方案,在一些河流系统中,许多发电站一个接一个地串联起来,这样水能源可以在流入大海之前被利用好几次。在发电站内部,水驱动着涡轮机,涡轮机能在发电机中将机械能转化为电能。水力发电是一种高度灵活的能源,因为水可以储存在水库中,根据需要使用。在美国 尼亚加拉瀑布和哥伦比亚河,都使用了河流系统。水流过管道或压力水管,电流的力量推向叶片并对涡轮机施加压力,涡轮机旋转发电机并产生电力。在储水系统中,水积聚在由水坝产生的水库中,并根据需要以释放发电。水电发电的主要好处是它不产生空气污染物,同时也是所有发电技术中温室气体排放性能最佳的。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因为温室气体排放的稳定性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最大环境挑战之一。

除了在水电技术领域取得的进展之外,科学家们还在对海水淡化过程进行研究。海水淡化将盐和其他矿物质从海水和废水中分离,从而允许从这些来源中生产饮用水,否则这些饮用水对人类的使用是不安全的。海水淡化或许可以可靠地生产足够的饮用水,以支持海岸线附近的大量人口。目前正在加利福尼亚海岸附近建造许多海水淡化厂。随着淡水供应量的下降,这些海水淡化项目的开发对未来几年的水安全至关重要。然而,这项技术需要大量能源,还要进行研究以提高效率并降低能耗。

目前,世界上有超过25个国家依靠水力发电供应90%的电力(挪威99.3%),12个国家100%依赖水电。水电还在65个国家产生大量电力,并在150多个国家中以某种程度地使用。加拿大,中国和美国拥有最大的水力发电。在美国:爱达荷州,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的大部分电力来自与水力发电。国家水电协会表示,由于其价格并不依赖于不可预测的燃料成本变化,水力发电可通过降低电力成本使消费者受益。水电不仅是所有化石燃料和可再生能源的最低水平电力成本,此外,根据Navigant Consulting和美国可再生能源委员会最近的一项研究,它实际上比其他节能项目的成本更低。

发展中 国家正在计划大力扩展水力发电,他们迫切需求电力和水利。这些国家不仅在不破坏银行的情况下使用自己的资源,水电已被证明可以提供低碳,长期,可靠的发电。目前正在建造620多座水电大坝,并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建造约3,000座水电站。这些水电开发大部分发生在拉丁美洲和亚洲。关于美国未来的发展,NHA认为水电是美国可使用的最可靠,最经济,最可持续的能源。基本要求只需要移动水的力量,无论是河流,溪流还是海洋潮汐。福布斯的计算显示,到本世纪中,目前全球水电开发的水平将需要3万亿美元的投资才能产生约60万亿千瓦时的电力。这将提供灌溉用水和足够的电力,使近10亿人口摆脱赤贫,并避免500亿吨的碳排放进入大气层。

水电和海水淡化等技术的进步对未来的水安全至关重要。 随着全球变暖导致气温上升,预计淡水水库将缓慢蒸发。 随着世界人口的增加,未来几年可能会出现严重的缺水问题。 然而,对海水淡化项目的研究和开发的投资可以减少淡水稀缺的影响。 这些项目将使各国能够从海洋和水井中 生产饮用水。 此外,水电站的开发将减少世界对能源生产的化石燃料的依赖,并提供更加生态可持续的替代方案。

水和全球健康

作者:Celine wooning

翻译者:Yujia Wu

获得洁净水对于确保全球健康至关重要。每年有200万人死于水源性腹泻病,因为他们无法获得洁净水。每天有2,000名5岁以下儿童因受污染的水传播疾病而死亡。虽然水源性疾病导致的死亡人数在过去二十年中有所减少,从2000年的120万减少到2016年的460,000,但它仍然对全世界数十万人构成了重大威胁。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如果地球上的每个人都能获得洁净水,就可以预防近10%的全球疾病。 2010年,联合国认识到获得清洁水和卫生设施是一项人权,为了增加获得改善水源的人数,联合国将“清洁饮水和卫生设施”作为其第六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在2030年,他们计划实现普遍获得清洁水和改善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此外,他们计划尽量减少倾倒入水源的废物量。

在卫生环境差的地区,水源已经被来自污水,农业径流和污染的雨水里的病菌污染,导致疟疾和水传播疾病,如霍乱,痢疾和伤寒广为传播。但是,在二〇一〇年,百分之八十九的人口从改善的水资源得到水,防止了水被细菌和其他有害物质污染。但是还有七亿八千万人日常用被污染的水于洗澡,饮用,做饭和清洁。在厄瓜多尔的农村地区,因为不能获得改善的水资源,有百分之二十四的人饮用被污染的水。从而导致厄瓜多尔百分之二十一的儿童发育不良,百分之十八的儿童体重在平均之下。未改善水资源和较高水传播疾病的关系在孟加拉国非常明显,经过测验的百分之八十的水龙头有大肠杆菌和其他有害病毒和化学物质。结果导致百分之二十四的死亡来自于水传播疾病。

卫生条件对于可用水质量和水传播疾病的覆盖影响很大。在卫生条件越差的国家,患有水传播疾病的机率就越高。如今,超出了世界一半人口的四十五亿人,无法获得被安全管理的卫生设备。这说明他们无法获得“改善的公用卫生间,排泄物被安全的处置在地下或是别处。”四十五亿人没有安全管理的卫生设备,八点九二亿人因没有卫生设备只能露外排便。联合国目标停止露天排便,因为露天排便可以导致水污染,恶化水传播疾病,媒介如寄生虫和昆虫传播的疾病。

百分之七十无法获得被安全管理的卫生设备的人住在农村,而缺少卫生设备的城市人口只占百分之三十。大部分生活在中亚,拉丁美洲和非洲,具体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人,得到的卫生设备很有限或没有改善。估计世界有百分之十五的人口没有任何卫生设备,而这些人大多数都分布在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亚和南亚地区。据有最低改善卫生率的国家为埃塞俄比亚,乍得和马达加斯加,只有不到百分之十的人有改善的卫生系统。在埃塞俄比亚,因为二零一五年的干旱,只有百分之七点一的人口有改善的卫生。因为干旱,埃塞俄比亚人很难得到纯净水,他们只能从被污染的,小而干滞的池塘采取水源,并且与动物和其他在地表水的昆虫共用,这导致了更高的患病率。与其相反,在美国,日本和卡塔尔,百分之百的人口都能获得高效的卫生系统。据有较低卫生改善率的国家有更高的患水传播疾病的机率和因其导致的死亡率。

在2010年,联合国承认清洁饮水和卫生设施是一项人权,并视其为第六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以确保全世界都能得到,联合国努力减少发展和发展中国家能否获得纯净水的巨大差别。联合国为此增加了卫生间,水槽和改善的垃圾管理设施。各国政府和许多组织将如何改善获得清洁饮水的渠道置于首位,并与联合国合作而确保所有人都可以获得清洁饮水和改善卫生。南苏丹政府制造了太阳能泵,每天可以抽出四万升清洁水,帮助有最差卫生条件和水源的地区提高得到清洁水的机率。在孟加拉国,世界银行捐赠了430亿美元,增加在含水层被砷污染的地区能获得安全用水的人数。不幸的是,尽管做出努力,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顾问对表示世界范围获得改善水源和卫生在2030年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领土争端:冲突与合作?

作者:Minal Mirza

翻译者:Yujia Wu

对淡水资源分配的争议产生了世界各地的国际争论。因为供应有限,几个国家被迫共享流域(目前261个主要河流被两个或以上的国家共享)。这一现象使得争议更加严重,当政府意识到能被使用的淡水已经影响了他们国家的生态和经济条件,试图垄断淡水资源。这些资源不仅提供了可饮水,而且也被适用于灌溉和能源生产。因为绝对必要性,水源缺稀,和对政治边界不平等的分配,淡水资源的要求是全球水资源最主要的争议。

因为有些国家占据的河流面积多于其他国家,穿过国际边界的淡水河经常引发国际争论。以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河流域为例。它由土耳其南部的两条主要淡水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组成。底格里斯河位于土耳其-叙利亚边界,总长32公里,在往南流尽伊拉克前。幼发拉底河从北方流入叙利亚,在流尽伊拉克前。这两条河流在伊拉克合并形成了阿拉伯河,向南流入波斯湾。政治敏感在这个地区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了,但是,在1960年的人口突涨导致了各国追求从单方面开发水资源。从1965到1973,土耳其土耳其在安纳托利亚南部建造了克班大坝,叙利亚修建了塔卡大坝。尽管双方会谈,对于两个大坝的开放日期没有正式的同意。在大坝运行后,流入伊拉克的水大量减少,其政府要求阿拉伯联盟干涉。伊拉克和叙利亚各发表了敌意的声告,叙利亚退出了负责解决这场争端的联盟委员会。 在1975年五月,叙利亚关闭了飞往伊拉克的航空,两个国家在边界聚集大量的军队,政治局势更加紧张。在沙特阿拉伯干涉后,局势缓解,两边都达成了协议。这份协议从未公开,但是预测叙利亚可以保留在流经本土的幼发拉底河流百分之四十的水源,而剩下的百分之六十则往南流入,归为伊拉克。在1990年,土耳其因关闭阿塔图尔克停滞幼发拉底河30天,再次会议。伊拉克坚持土耳其允许每年至少5亿立方米(mcm/y)的水流入叙利亚,但由于第一次海湾战争的爆发,谈判暂停。战后的谈判未能达成共识,东南安纳托利亚项目持续成为政治紧张局势的来源。

与此类似,在越南湄公河,中国,东南亚国家之间如越南,柬埔寨,缅甸和老挝也发生争端。有6千万人直接依赖湄公河获取饮用水,食物和富含矿物质的土地;湄公河带动了泰国和越南的农业,世界上生产大米最多。因为沿河大型水坝的运作和建造,再加上农田引水,湄公河正在经历10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和盐度侵入。中国在湄公河地区建造了六座大型水坝,每年生产约15,000兆瓦,并计划去除分布在河流的15个面积较小的土地。因为过量的大坝建造对渔业资源产生了负面影响,并降低了水流流动和淤泥下流的可预测性,无法确保农田施肥,这所以些计划导致了这湄公河区域的紧张局势。大坝的建造也影响了如湄公河区域最大的淡水湖,里萨湖的水资源供应。由于没有外交条约,湄公河地区地域政治局势紧张,可能发生直接冲突。当气候变化证明大坝对亚洲农业的破坏性,紧张局势加剧。资源竞争和水资源战争会变得更加普遍,产生更大的政治影响。这强化了多方面外交努力从而和平处理争端的的必要性。1996年东南亚沿岸国家,签署了一份合作推进湄公河流域持续发展的协议,为制度化合作提供了开端,并规定各国应避免侵害邻国权利和发展利益,危害湄公河地区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性。参与国家签署的外交条约可以缓解紧张局势,确保湄公河地区的政治稳定。中国和东南亚沿岸州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的成立,是正确的。它为各方提供了平息冲突,缓和并适应解决方案的一个必要的平台。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是土地和流经该土地的水。1967年的六日战争可争议因于水争端(约旦河,以色列的主要饮用水源的导流)引起的。在1967年的战争中,以色列获得了对西岸和加利利海水域的垄断权。这些谁资源占以色列淡水的60%。该地区的山地含水层的数量也有很多争议。以色列大概占据含水层的80%,而巴勒斯坦只占20%。以色列声称用水量没有自20世纪50年代没有过多变化,降雨恰好落在他们的含水层一边,但水确实会流下来。巴勒斯坦政府声称他们被一个野蛮的军队禁止使用自己的水资源,迫使成千上万的人以高价购买占领者的水。不仅如期,以色列分配给居住在西岸,视为非法的公民,比巴勒斯坦人多三到五倍的水资源。巴勒斯坦人说这残害了他们的农业经济。在1990阿拉伯-以色列建立和平的年代,获得水的权利成为最复杂的讨论领域之一,并被搁置在以色列-巴勒斯坦谈判的“最终地位”处理,而从未结束。前联合国秘书长布特罗斯·布特罗斯-加利在20世纪90年代曾说,中东的下一场战争将是关于水而非政治。水资源需求超过了该地区的供水量,随着需求的增加,目前的供应量被证实不可持续。专家表示,改善的政治气氛能使水资源从邻国输送,对海水淡化和其他改良技术的投资非常重要。因为各国的水需求是相互依存的,但资源跨过政治边界,急需解决方案。

联合国估计目前约有12亿人生活在水资源贫乏地区,到2025年,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可能生活在“水资源条件紧张”的情况。因此,关于淡水资源的许多争议和冲突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国际水资源管理研究所和俄勒冈州立大学的研究发现,合作比冲突更有可能,因为世界各地有数百项跨界协议和条约。政府尽量避免冲突,维持外交关系和利益,所以协议和条约在处理水资源争议是常见和有效的。全世界有超过3,600项水资源条约和协议。如1909年美国和加拿大的边界水域条约,制定了防止或解决交界水资源争端的规定。哥伦比亚河条约是1964年美国和加拿大,关于如何运作哥伦比亚河上游的水坝,而用于两国的电力和防洪的协议。荷兰和比利时在1833年签署赞德霍芬条约。它建立了使用默兹河的规定,帮助重建了荷兰和比利时的关系。

与此类似,在一个罕见的区域合作,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权威的代表同意建立一个造福三个国家的红海-死海水项目。该项目解决了该地区淡水缺稀和死海迅速减少的问题。将在约旦建造一座新的,将红海的咸水转化为淡水的工厂,淡水由以色列南部和约旦南部使用---每年产量将达到80亿至130亿加仑。根据协议,以色列提供约旦首都安曼,来自以色列北部加利利海的80至130亿加仑淡水,巴勒斯坦人将能够从以色列购买多达80亿加仑的淡水。该组织的约主任Munqeth Mehyar在一份声告中说:“今天签署的是一个具有区域视角,传统的海水淡化项目。”

由于水的重要和稀缺性,淡水资源受到高度重视,经常产生国际冲突。这些冲突可能对各国之间的政治和外交关系产生长期影响。如中东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河流域,越南湄公河,以色列-巴勒斯坦水资源的冲突都引起了参与国家之间的敌意,协议还未签署。研究表明,国际水争议通过使用外交条约和双方协议越有可能被解决,如边界水域条约,哥伦比亚河条约,赞德霍芬条约以及最近的红海-死海水项目。

右倾:气候难民与右派头有何关系?

作者:Isabelle Jaber

翻译者:Xudong He

随着气候变化影响的持续扩大——其中水问题有关的尤其突出——一份新的世界银行报告得出结论:气候难民的数量将会增至逾1.43亿人。气候难民,或称环境难民,其中包含因气候变化、自然与人为因素导致气候变暖影响必须离开原居住地者。最近,气候难民数量的增长转化为了欧美极右势力的崛起。

近来,《科学》刊登一项研究。该研究欧盟联合研究中心发起并大量投资,此外还有美国能源部出资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科研工作者领导。研究者调查了欧盟2000年至2014年收到的来自103国的庇护申请,调查显示,此段时间,平均每年有超过35万份申请书。研究者们参考了环境因素,如气温、天气,并整理了其他因素的数据,如冲突与政治动乱。如此,他们发现了与气候以及庇护申请数量变化相关的趋势。举个例子,平均温度在20℃——宜种庄稼的温度——这些国家的庇护申请数更高,相应的,平均温度较低的国家的庇护申请书则会更少。

欧洲移民数量的迅速增长促成了极右势力的发展。整个欧洲的反移民论调激起了极右民族主义政党的活动。德国另类选择是五年前成立的极右政党(AfD)。2017年,该党首次参加联邦议院。自其建立,该党就利用伊斯兰教带来的焦虑,推出了一系列严峻的反移民政策。这一党派的成功被视作大众对于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对待移民“开门”政策不满的标志。默克尔总理提出了边境管制政策以应对移民危机的高峰。2015年,约一百万叙利亚、伊拉克、伊拉克穆斯林移民至德国。另外,领国奥地利的一极右政党(AfD)则较更有前途。同时,极右势力将德国移民危机视为他们长期以来活动的成果。奥地利保守派外长塞巴斯蒂安·库尔茨针对移民采取强硬手段。大选中,自由党甚至谴责他剽窃该党的政策。瑞典的反移民瑞典民主党(SD)2018年普选中取得瞩目成绩。该党在普选中取得18%选票,较上次的12.9%有大幅提升。中左翼社民党首相斯蒂芬·劳文相应的显著弱势。社民党常被联系到宽裕的社会福利与对于少数族裔的宽容态度,另一方面,民主党则反对多元文化论,并要求严格的移民管制。极右民族主义政党的抬头在许多欧洲国家都是十分常见的。举个例子,在匈牙利,欧尔班·维克托为极右政党匈牙利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在199个席位中赢得133个席位。同样的,在斯洛文尼亚,右翼势力也依然通过利用反移民言论去赢得大众支持。反移民的斯洛文尼亚民主党(SDS)成为2018年普选中最大党。至于意大利,新政府主张竞选时相同的反移民措施,移民政策改革也在上议院扩展开来。五星联盟的严苛反移民措施包含了近来对于未登记移民的大规模驱逐计划。

现今移民持续、高速的增长可能促使了极右政党与极右种族民族主义的发展。如此,便明晰了,移民危机的确使得欧洲极右民族主义政党崛起,难民危机的不断激化也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情形大相径庭,主流观点的转变已显而易见。1991至1992年,对于波斯尼亚移民的主流关注点还是后勤相关问题,这还是当时移民短期内的大量涌入导致的。然而,与近年不同,当时的绝大多数都是愿意帮助难民,愿意从积极面看待这一问题的。但是在2015年,因为难民更多被视作一种威胁,所以这一词汇也有着负面的内涵。这一根本的差异可以使得该问题被归为从数年前起的同理心的缺失所致问题的延伸。实际上,有许多难民到欧洲避难,是为了躲避气候变化的影响,其中尤为特殊的,则是关联水资源匮乏的问题。这就是气候变化催化欧洲极右抬头态势的一种表现。

垂死的海洋

作者: Jasmijn Teunissen

翻译者:Yuxi Chen

海洋占据了地球上70%的面积,是地球最宝贵的资源之一。它提供了包括矿物,石油和食物在内的大量宝贵资源。它的另一个重要之处在于调节气候,它是世界上一半氧气的来源,吸收了超过大气层50倍的二氧化碳。然而,我们赖以生存的海洋却在以惊人的速度受到污染。海洋污染,或称海岸污染,当石油,塑料,工业或农业废物和化学颗粒等有害物质扩散到海洋中,就会造成海洋污染,这会对世界生态系统造成破坏性影响。

海洋中的塑料污染来自世界各地。但是,某些区域造成了更大的污染。据统计,世界上高达60%的海洋塑料污染主要来自亚洲的五个国家(中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统计还显示,90%的海洋塑料污染仅仅来自10条河流。来自德国亥姆霍兹环境研究中心的克里斯-蒂安施密特博士(Dr.Christian Schmidt)解释道,这是因为每条河流附近都有密集的人口,而废物管理过程却不够完善导致的。例如,长江是海洋中塑料污染的最大来源。因为它的流域内居住着近5亿人。

每年都有超过2.6亿吨的塑料在世界各地产出。并且,每年因为消费者和日常塑料产品需求的增加,这个数字还在持续上升。在过去的50年里,塑料产量从1964年的1500万吨增加到了2014年的3.11亿吨,这个数字预计会在未来20年内将再次翻倍。便于使用是塑料废物成为全球性问题的原因中值得争论的一点。塑料容易生产刺激人们把它当作“一次性用品”来使用。据统计,50%的塑料在被扔掉之前仅被使用过一次。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报告,超过10%的上述塑料最终会被扔进海洋。2006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估计,每平方英里的海洋中存在约46,000件的漂浮塑料。但是,发表于2017年的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每年约有115至241万吨塑料通过河流进入海洋。

大多数被制作的衣服主要材料材料是合成纤维;而这类纤维是由各种对环境有害的化学物质制成的。与天然纤维不同,合成纤维不可进行生物降解,并且易于与废水中存在的化学污染物分子相结合,例如农药或阻燃剂。塑料就是这类纤维之一。这些纤维在海洋中构成了大量的塑料污染,因为它们小到野生动物可以将其吸收。明尼苏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表明,浮游生物和其他食用微纤维的微生物存在健康问题,并从食物链向上传播。塑料微粒甚至可以从盐水和自来水中发现。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从5大洲收集的盐水样本有80%以上检测塑料纤维时呈阳性。海洋中还有数十亿的不可见的细小颗粒,或称微珠。其存在于在洗面奶,清洁剂和牙膏等物品中。 尺寸微小使它们很容易被水过滤系统和污水处理系统忽略,并最终污染海洋。

大规模的塑料污染对海洋生物具有破坏性影响。研究表明,北太平洋的鱼类每年摄取约12,000至24,000吨塑料,从而导致肠道受伤和死亡。然而,通过食物链,塑料转移到更大的鱼类,海洋哺乳动物和食用海鲜的人身上。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加利福尼亚市场上有四分之一的鱼在内脏中含有塑料,大部分是塑料微纤维。塑料污染对动物和人类都有不利的健康影响。从塑料中泄漏出来的有毒化学物质,几乎可以在每个人的血液和组织中发现。接触它们可能造成癌症、出生缺陷、免疫力受损、内分泌紊乱和其他疾病。CSIRO的高级研究科学家丹尼斯-哈迪斯蒂(Denise Hardesty)得出结论,超过90%的海鸟在其胃中都有塑料碎片。最近的统计表明,全世界至少有267种物种受到塑料污染的影响,包括84%的海龟物种,44%的海鸟物种和43%的海洋哺乳动物物种。按目前的速度,预计到2050年,塑料将影响海洋中的所有鱼类。

总之,由于其持久性,对野生动物的不利影响以及长期的副作用,进入海洋的塑料对环境具有重大的负面影响。但是,人们已经开展了一系列措施来防止这一问题。超过250个最大的塑料使用行业,它们约生产全球20%的塑料包装,承诺致力于减少浪费和污染。其中一个例子就是雀巢最近宣布他们的目标是到2025年将其100%的包装变为可回收利用。各国政府也介入了这个问题,例如,欧盟议会批准一次性塑料禁令,美国签署清理海洋法案,以及智利禁止零售塑料袋。西雅图已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使用塑料吸管和餐具的城市。这些只是正在采取的一些措施。尽管如此,这还远远不够。我们的星球需要海洋和土地去生存。作为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说:“拒绝你不能重复使用的东西。”

饮用水:饮用水的获取是如何影响不同地区的日常生活和人群的?

作者:Max Michael

翻译者:Chengcheng Song

根据联合国的说法,水是生命和人权的必需品,这就是为什么普通人每天要喝两升水的原因。然而,全世界有21亿人无法获得家中现成的安全饮用水,而45亿人没有安全管理的卫生设施。卫生设施不足和水质差,对全球的生活方式选择和教育机会产生了负面影响。例如利比亚和也门等国家的女孩和妇女并不容易获得水,每天被迫走几英里,为家人提供安全的饮用水。缺乏这种权利会影响到全世界女孩的安全和教育。

在亚洲和非洲的低收入国家,农村地区的妇女和女童为获得安全的饮用水往往需要比男人和男童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2005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只有16%的人通过家庭联系获得饮用水。这是因为不仅难以获得可用的饮用水,而且即使有可用水源,也存在污染风险。这导致许多家庭采取让其他人长途跋涉获得饮用水的办法。平均而言,亚洲和非洲妇女每天必须行走的距离为3.7英里,大约每周15小时左右。因为收集水不是家庭的工作,所以责任大部分在于社区的女孩和妇女。 15岁以上的妇女是水的主要收集者。事实上,她们收集的水是15岁以上男性的四倍多。在贝宁,年轻女孩每天花一小时收集水,而年轻男孩只花25分钟左右。因此,水资源可及性是一个性别平等问题,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例如,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女孩和妇女,如毛里塔尼亚,索马里,突尼斯和也门,人们每天平均要花费2亿小时收集大量的水。

缺乏易于获取的水和卫生的设施不仅会占用女孩和妇女的时间和精力,还会降低她们的教育率并使她们面临更高的暴力风险。在坦桑尼亚,如果她们花费15分钟或更短时间就可以到达水源,她们的入学率将提高12%,但对于男孩来说,出勤率并不会受到影响。在发展中国家,受污染的水是女孩失学的最主要的原因。当孩子需要在家庭幸福和接受教育之间做出决定时,他们往往别无选择,只能放弃上学的机会。他们不仅错过了更好的教育质量,而且还容易因为不安全的水患上疾病,这导致他们每年平均缺课4.43亿天。研究表明,女性识字率每提高10%,生产时预期寿命就会增加10%,随着经济0.3%的增长。受过教育的女性也更有可能参与社区决策。总体而言,教育妇女对社区中的每个人都有益。

缺乏易于获取的水也降低了安全和卫生程度。 94.6万人露天排便。其中,90%生活在农村地区,他们的洗手间的往往充满了细菌。那些细菌滋生的水是导致每天杀死近1000名儿童的腹泻病的原因。在乍得和尼日尔等国,每年每10万名儿童中分别有594人和485人死亡。然而,在2015年,印度和尼日利亚的儿童死亡人数最多,占所有499,000名儿童死亡人数的42%。每年有340万人死于因不安全的水而感染的疾病。这些疾病就像沙眼,导致失明的主要原因之一。在较发达国家,这些疾病几乎闻所未闻,人们可以很容易地获得饮用水和安全的卫生设施。除了极高的健康风险,女孩们还经常要等到深夜,并前往村庄的郊区,以排便和管理月经。

联合国正在努力为所有人提供清洁无障碍的水和卫生设施。它是目标6:确保在2030年之前完成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所有人都能获得水和卫生设施”。多年来,联合国一直在召开会议(如1977年的联合国水资源会议),讨论如何实现为每个人提供安全的水。从那时起,在1990年至2015年期间,使用清洁和安全饮用水的全球人口比例从76%增加到90%。为实现这一目标,他们表示需要“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中亚,南亚,东亚和东南亚的若干发展中国家,增加对地方一级淡水生态系统和卫生设施管理的投资” “为了实现这一改变,包括非营利组织和私营部门在内的多边组织正在投资建设和修复水井的项目。这将通过让他们搬迁至社区附近来供给水源,最终缩短步行所需的时间。尼日利亚一个女性经营中心的社会企业最近开发了太阳能泵技术。它已经减少了6,000多名妇女用水所花费的时间。它还成功地为30,000多人提供了更安全,更好的清洁饮用水,从而提高了经济,健康和社会效益。联合国正在为缺乏饮用水的国家争取清洁的饮用水,因为没有它,妇女和女孩就失去了自己的时间和教育权,甚至导致死亡的污染风险。

气候难民:与水有关的问题将如何导致人们流离失所?

作者:Paloma Delgado

翻译者:Chengcheng Song

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难民专员办事处)的说法,难民被定义为“因迫害,战争或暴力而被迫逃离其国家的人。”根据这一定义,全世界目前有6560万难民。其中,有2400万人因气候因素在国内和国外流离失所,主要包括海平面上升导致的全国范围内的洪水泛滥。自2000年以来,仅在美国,每年的洪水就增加了250%。虽然这些人显然正在离开家园并有资格成为难民,但对于什么构成气候难民没有正式的定义。缺乏正式的承认使他们无法受到国际难民法的保护。

气候变化导致的主要与水有关的后果是海平面上升,海洋酸化,降水模式变化,干旱以及飓风频率增加。海平面上升是最常被提及的导致流离失所的驱动因素,因为一些以前可居住的城市,国家现在正在被洪水淹没。因此,全世界有6.34亿人面临流离失所的风险。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世界各地的沿海地区有十分之一的人居住。发生流离失所程度最高的是东南亚地区,包括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孟加拉国。仅在孟加拉国,由于沿海洪灾,每年都有数十万人被迫流离失所。

但是,气候难民不会仅限于一个特定的大陆;迈阿密市已经处于淹没的威胁之下,已经发生了全年的山洪暴发。这些洪水不仅可能对道路系统,房屋,隧道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而且还会对当地饮用水源构成污染威胁。这些结合在一起可能会使迈阿密的某些地区无法居住,最终,这个城市可能会被淹没在水下。鉴于上述,迈阿密人民将被迫搬到佛罗里达州的其他地方,甚至到美国境内的其他州。

基里巴斯,一个位于太平洋的国家,是气候变化影响非自愿移民的另一个主要例子。基里巴斯人口为119,548,是一个在大洋洲发现的小岛屿共和国,已经被淹。世界银行提出,到2050年,基里巴斯境内比基尼岛的一半将被完全淹没。与迈阿密相似,基里巴斯面临全年的洪水,往往冲走堤道,污染他们的饮用水,并彻底破坏他们本已脆弱的经济。此外,海水温度升高导致岛屿共和国周围的珊瑚礁退化,从而使更强的海浪冲击海岸。鉴于他们食用的大部分鱼类都存在于珊瑚礁内脆弱的环境中,这将进一步促进侵蚀并可能破坏其食物供应。由于气候变化的影响,该国在各方面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并且在某些地方不适宜生活。基里巴斯政府已经认识到气候变化的威胁,并已采取措施重新安置公民。最近,政府购买了邻近岛屿斐济的大约6000英亩土地,以便重新聚集基里巴斯的气候难民。除此之外,他们一直在敦促其人民(主要是那些有工作技能的人)尽早离开这些岛屿。

虽然基里巴斯和迈阿密之间有一些明显的相似之处,但必须指出基里巴斯被认为是一个低收入国家。基里巴斯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962亿美元,而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9.2万亿美元。在岛屿内发现的许多人没有移民或开始新生活的手段。对于迈阿密人来说,他们更容易避免海平面上升的后果。这种对比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即气候正义的概念。

气候正义指的是让那些对气候变化负有最大责任的人,为受影响最严重的人提供正义。核心国家(或高收入国家)是气候变化的主要推动因素,因为它们越来越多地使用化石燃料和其他重污染物。然而,受影响最大的是外围国家的人,换句话说 - 低收入人群。

我们在许多撒哈拉以南国家再次看到气候变化的不公平影响。科特迪瓦,苏丹和南非等国目前正在经历“水资源紧张”,这是指缺水造成的经济,社会和政治问题。简单来说,水资源压力是指干旱或水资源限制对人口的影响。几年前科特迪瓦在南北冲突中分裂,由于供水减少导致价格上涨,导致一些人由于未支付水费而无法获得用水。这导致人们患霍乱的风险增加,因为他们会从可疑的,不卫生的水源获得供应。去年夏天,南非各个城市遭受全州干旱,以及政府对有限供应的管理不善造成的饮用水短缺。在今年夏天之前,德班35%的水由于无法进入城市而通过非法手段进入。在开普敦,每天有400万人不得不在配水中心排队取水。最终,这些国家和其他国家将面临更严重的干旱,可能导致寻找水源的难民增加。

总体而言,气候变化正在对世界的难民人口产生明显的不利影响。洪水,干旱,海洋酸化等现在成为了全世界人民内外流离失所的主要原因,特别是最经济上最脆弱的人口。这些人目前正承担着气候变化的负担,而对此负有主要责任的人仍在和平中生活。

蓝金:水作为商品到底有多贵重?

作者:Noella Kalasa

翻译者: Haotian Sun

高盛集团已经把水叫做“下一个世纪的石油”. 原油的价格是一点二一美元每加仑,每加仑的水的价格是一点二二美元。就像化石燃料一样,全世界的水源供给正在受油不同的是,一旦水源用尽了,我们是不可能再找到他的代替品的。我们依靠水来生存,当人类人口增长时,纯净水的需求量和污水排放量都随之增长。城市,被预计到2050年时将需要容纳63亿人口,几乎是2009年的34亿的两倍。世界自然基金会估计,到2025年,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将生活在面临水资源匮乏的地区。

可持续发展目标第六项是 “ 确保所有人的水和卫生设施的可用性和可持续管理。” 到2030年,每年将需要投资大约449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从而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全球气候变化更是水资源问题的催化剂,洪水和干旱造成的损害(每年花费1200亿美元)只会增加。这是因为如果想要直接运输和储存水,需要采集,安装和维护储水箱和管道。这又是谁的责任?可持续发展目标没有规定一个州是否对其国家的水负责。水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有价值的商品,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地区正面临着经济缺水问题,可用水变得越来越难以负担。自2010年以来,美国每年的水价涨幅并没有降至4%以下。在英国,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承诺将水务公司国有化,以使水更便宜。

据世界银行估计,到2030年,全球水资源供需赤字将达到40%。这种减少的水存储主要由含水层系统和跨界盆地提供。2017年,只有59%的国家跨界流域受到操作布局的保护。根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153个国家中有62个国家拥有跨界水域,引发国家与国家间的冲突并造成社会动荡。水管理政策,贫困和权力关系已被联合国发展组织确定为水资源危机的根源。这些与国家经济,地缘政治和社会发展密切相关的问题可以通过GDP的增加来解决。然而,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极大地依赖于水。

对于农业、化学、采矿、能源,旅游和卫生来说,水就像蓝金一样。水是工业发展所必需的。人口不断增长的城市中心需要饮用水,需要水来烹饪,需要水来清洁,以及城市环境卫生。此外,工业中心使用水作为原料,冷却剂和一种运输的方式。这意味着缺水等同于无法实现工业化,因此,企业已经开始争夺这种日益稀缺的资源。

蓝金业务的核心在于虚拟水贸易。世界上没有全球水市场或者水的价格。水资源丰富的地区,如美洲,澳大利亚和东欧,与比较缺水的地区(如西欧)进行水密集型商品交易,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西部欧洲的水资源短缺增加了10%。在国家内部,水也会从农业部门交换到城市和工业部门。农业占全球取水量的70%,灌溉土地的经济效益是雨水依赖性作物的两倍多。发展中国家的商业化农业不仅因为消耗的水量而加剧了水危机,而且还因为农田径流造成的污染。与此同时,各国很难在没有现成水的情况下实现可持续的水生产。

众所周知,石油点燃了许多战争,只是因为它所有的一种商品的价值和环境资源的价值。太平洋研究所在20世纪80年代发起的一项研究确定了世界上数百个地区,水已经成为地方和国际争端的触发因素。水源已成为战争的源头。蓝宝石与其对应的原油一样,受到红色污点的污染,其价格只会上涨。

北极海:北极的融化将如何影响周围地区

作者:Kresten Due

翻译者: Haotian Sun

北冰洋的冰正在融化。数据显示,北冰洋冰面的平均面积正在稳定下降。2018年12月,冰覆盖面积约为460万平方英里,比1981年至2010年12月的平均水平低约980,000平方英里。虽然海平面上升对野生动物和人类都构成了威胁,但北极的融化将更好的促进贸易,使其更容易获取自然资源。

冰的融化可能导致第三条中北极航运路线的建立,除了现有的沿着俄罗斯海岸线往返于摩尔曼斯克(俄罗斯联邦)和希尔克内斯(挪威)以及跟随加拿大和美国海岸线往返巴芬湾的东北航道。第三条航线将直接通过北冰洋。

人们已经做出了贸易受不同气候变化影响的估算。即使各国已经遵守巴黎低排放协议,到本世纪中期的9月份,40%的天数船只可以通过北冰洋航行,而不是目前的20%。到本世纪末,天数将增加到约50%。如果各国不降低排放量而是坚持“照常营业”,那么到了中世纪,北冰洋将在9月份的75%的时间内可以照常通航。到本世纪末,9月份的天数将增加到近100%。这意味着航运潜力将显着增加。

上述预测突出了北极海洋融化的关键发展:更廉价的贸易。北极海域的融化将允许更多的OW(开放水域)船只驶过海面。这些往往比这些为了通过海冰而建造的PC6(Polar Class 6)要便宜得多。经济利益对北极和非北极国家将是巨大的。更容易到达北极地区的航运路线也可能会增加北极和非北极国家之间的贸易。从横滨到鹿特丹经由苏伊士运河的航线约为11,200海里。但是,使用北极航线的船只须行驶6,500海里。较短的距离会将旅行时间缩短约两周。2017年,东北通道运送了大约970万吨的货物。到2024年,俄罗斯政府希望能将数量增加到8000万吨。

除了建立新的贸易路线外,无冰北极将使从该地区提取大量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变得更加容易和便宜。据估计,北极地区拥有大约22%的地球供应,87%(或3600亿桶石油当量)在七个主要的北极基地还尚未开发。目前勘探成本很高,因为只有特殊的设备才能在结冰条件下运行。除了石油和天然气,北极海域还有磷灰石,陶瓷原料,煤,钴,铜,钻石,金,石膏,铁,铅,云母,钼,镍,铂,稀土元素,钛,钯等矿物质。盐,银,锡,铀和锌等自然资源。2018年10月,美国,俄罗斯,加拿大,挪威,丹麦,冰岛,日本,韩国,中国和欧盟签署了关于暂停在北极大部分地区进行商业捕鱼(中北极海洋协定),以留出时间进一步评估当地的生态系统。

关于北极海洋的领土权利问题很复杂。该地区的大部分领土是被俄罗斯联邦,冰岛,挪威,丹麦,美国和加拿大所认领的。有些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商定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以外涉及大陆架的区域也做出了认领。该区域的一些其他利益攸关方中,有一些在北极具有观察员地位。但是除了航运之外,这些利益攸关方在北极地区也只有很小的权利。近年来,特别是像俄罗斯和美国等大国的军事力量正在扩大。安全专家认为,美国需要扩大其在北极地区的军事存在,以可跟上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力量。

“北冰洋”的使用受“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管制。此外,北极理事会是一个政府间论坛,“促进北极国家,北极土着社区和其他北极居民之间的合作,协调和互动。”是这个论坛的意义所在。北极理事会有八个成员国:加拿大,丹麦,芬兰,冰岛,挪威,俄罗斯联邦,瑞典和美国。作为主要利益攸关方,土著人民团体是北极理事会的永久参与者。其中包括阿留申国际协会,北极阿萨巴斯坎委员会,Gwich'in国际委员会,因努伊特人北极圈委员会,俄罗斯北方土着人民协会和萨米理事会。北极理事会工作的主要重点是北极的可持续发展和北极的环境保护。北极理事会作为一个论坛,依赖于其成员国的财政捐助和方案编制。 “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进一步加强了土著人民的权利,该宣言赋予他们控制其传统土地,领土和资源的权利(第8-10条,第26-32条)

总而言之,虽然一些外部因素,包括海平面上升,可能不那么可以理解,但北极的融化无疑将使经济繁荣,开辟更多航线并国际贸易变得更加便宜。话虽如此,北极地区的主要利益相关者可能将会扩大到北极理事会成员之外,可能会加剧有关专属经济区,战略资源,贸易甚至军事的紧张局势。